圆桌论坛分享实录:拥抱云原生、赋能数字经济

22圆

11月22日,“时速云新品发布暨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完美落幕。大会设置了圆桌论坛环节,由甲子光年CEO 张一甲主持、国网信息通信产业集团研究院主任刘迪 、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马黎、金山云副总裁喻珺、上海蓝灯数据董事长周强、时速云CEO黄启功受邀参加。

论坛嘉宾分别就云原生对企业IT架构和数字经济的影响、在云原生实践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和解决办法以及云原生未来的发展趋势等问题发表了看法,畅谈云原生在企业的应用场景,深度探讨了如何以云原生之道赋能数字经济。

以下是本次圆桌论坛的分享实录(略有精简):

张一甲:非常开心跟大家相聚在这样一个论坛上,我们身处科技行业每年都会面对很多新的名词,工业制造也好,产业数字化也好,数字中台,云原生等等,有时候会觉得应接不暇,我希望今天能用这场圆桌给大家做做减法,看看本质。首先请每位嘉宾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并回答一个问题:

在云原生生态中你的角色是什么?

刘迪:大家好,我叫刘迪,来自国网信息通信产业集团研究院,我们的主要职责是承建国网公司的信息化项目,我们想将云原生的相关技术运用到我们研发的过程中,提升研发的效率,提高研发的质量。

马黎:大家好,我叫马黎,来自于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我觉得我代表的应该是传统经营行业云原生技术的推动者。

喻珺:大家好,我来自于金山云,金山云是在金山软件下面的一个独立的云公司,我们也是刚刚晋升为全球十大IaaS厂商之一。因为我们是一个云计算服务公司,我们当然是云原生的践行者,随着互联网产业进入下半场,我们更多的是把云原生的技术在垂直领域加以深化,现在也在做输出,我本人也担任金山云政企市场解决方案的负责人。

周强:大家好,我是来自上海蓝灯数据的周强,蓝灯数据主要是定位于基于云原生的技术应用专家。事实上我们跟时速云在几年前就开始合作,在我们自己的项目里,我们主要是面对数据智能应用,主要面向的是中国的一些政府、政法行业还有金融和大企业。我们原来是做数据应用的,后来找到了时速云做我们的底座,开始了我们云原生之旅。在过去两年里我们踩了很多坑也积累了很多经验,两三年前,我们出去跟别人讲云原生的时候没人懂,今年开始已经被越来越多的IT从业者所接受,我们也感到非常的欣慰。

黄启功:大家好,我是时速云的CEO黄启功,我就不多介绍了,非常感谢四位嘉宾来参加我们时速云的圆桌论坛。

张一甲:我们今天已经听了这么多嘉宾讲云原生这个概念,现在请每个人口述一下云原生的定义,然后再给我一把尺子说什么样的云原生是好的,什么样是不好的。

如何定义云原生?

黄启功:云原生是指专门为在云平台部署和运行而设计的应用和架构。云原生包含技术和管理两个方面,它要求云原生应用满足可用性和伸缩性,具备自动化部署和管理的能力,可随处运行,并且能够通过持续集成、持续交付工具提升研发、测试与发布的效率。云原生的代表技术包括容器、微服务、DevOps、服务网格等等。

周强:这两个问题都是有挑战的,我先讲下智能手机的开始时代,智能手机开始的时候,把windows3.0装到手机里面就是智能手机,直到苹果手机出来把APP装载手机里面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智能手机应该是这样子。云原生是什么?云原生它首先不是把原来的软件装到了云里就是云原生的应用了,它应该是像APP一样跑在手机里面的应用,像APP的应用跑到云应用里面才是云原生的应用。公司有多少应用跑在了容器里面,或者跑在云原生里面,这是它最核心的衡量指标,而不是简单的迁移了多少传统的应用放在了云里。

喻珺:今天的主题叫做共赢云原生,赋能数字经济,数字经济现在是一个很火的话题,如果说到云原生之于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可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云计算是我们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那么云原生就是云计算的核心引擎,这是我的理解。

喻珺:刚刚说微服务,容器,敏捷交付,持续集成能够实现快速的技术化转型。评判云原生的标准是要看它能不能给一个企业带来本质上的变化,除了技术体系还有相应实施的工程方法论,还有整个公司的云原生的文化。

马黎:在我们金融企业里面,大部分采用的是传统架构,他们在系统开发过程中关注的只有一点,业务的功能实现,而云原生关注的是实现功能。如果让我来判断两个企业谁的云原生更厉害,我觉得应该看在一个非常紧急的需求到来的时候,一个非常紧要的任务来的时候,企业的应用加剧的情况下,这个企业的数据架构能不能很快的支撑业务的快速响应。

刘迪:从技术的角度定义我非常赞同黄总的定义,从客户的角度讲,我们的理解可能有些狭隘,我们关注的云原生是容器化、微服务化、和DevOps,这是我们关注的。

云原生实践过程中的机遇和挑战

张一甲:目前在你们所处的公司在布局云原生这块道路上,如果有一天失败了,最大的可能是什么,这背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2,圆桌

周强:我们在云原生的生态环境里面我们是在上面做应用的,如果我们在云原生的布局失败了,也就是我们做的应用失败了,没有达到客户想要的效果。我们过去碰到的最大的挑战是,客户说就是要做传统应用迁移,但实际上云原生的应用并不是一次简单的颠覆或者是重生,有些传统的应用天生可能在后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5G技术的出来,越来越多的是边缘应用,企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如果我们失败了可能就是一种错误的定位,把本来应该留在企业后台的应用,搬到前台去,把企业应该在边缘外面的应用,或者跑在边缘端的应用没有做很好的开发,这可能是一种失败。

喻珺:我们是一家云计算服务公司,我们除了自己要运营公有云以外,随着互联网下半场的到来,我们还要把云原生的这种能力输出到各个垂直行业,在数字经济时代,云原生就是一大技术趋势和特征,我们整个未来的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围绕着云原生,从IT的层面是围绕着云原生这样的技术体系来进行的。现在国家提倡数字经济,它背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其实是自主创新,它会成为一个国家战略。那对于我们这样的一个云计算公司,我们其实输不起,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我们全部的看家本领和未来十年在市场上一定要争取到的赛道,而且这个赛道目前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行业,金融、能源、医疗,在整个垂直行业开始做这样的应用,最重要的是以前这样的赛道都是传统的IOE的天下。云原生虽然敏捷,高效,但是若它真正进入商业化环境,你会发现它很多服务体系还不完善,对于我们这样的云公司,一方面是技术要强,另一方面你要构建非常好的服务体系,这样才能真正服务市场。所以,如果我们在云原生失败了,我们可能就会被落在后面,就搭不上这个变道超车的伟大机遇。

马黎:喻珺总代表的应该是我们整个国内产业链、整个国内技术团队所共同表达的志向,金融行业已经面临了巨大的互联网的冲击,传统的金融行业如果不在云原生这个时代中更进一步,实现自己的脱胎换骨,真的会有非常大的危机。

云原生,是我们实现自我革新很重要的一点,不光是技术方面,更多的是整个金融企业的组织架构、整个理念,这个变革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跟时速云深入合作也是在进行自我改造。这种改造有两个难点,一是新的理念,怎么让高层或者管理层理解,这是很难的。第二个就是自我的理念很好,自我的革命很难。自我的信息化的团队他们在传统架构下,已经运行很长时间了,它怎么去接受新的技术,用现在的架构去改革其实挺难的,而这些在我们资产端行业里面更明显,因为我们比较依赖于外部的供应商,内部的自我革新的难度也比较大,所以云原生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遇,抓不住可能就会在这个竞争中被别人撂倒。

刘迪:其实在我们这样的企业里并不存在云原生布局的概念,我们引入所有的技术都是为了满足我的业务发展和管理变革需求,只不过恰好云原生的一些技术,满足我们的要求被我们引入进来了。对于如何评价一个企业是否云原生,我引申一下,对于我们公司来讲最大的要求就是自主可控,规划重生。我们在选择云原生团队、评价它好坏的时候,一是对我们现有企业兼容性的考虑,另外一个要看它对我们技术输出和技术服务以及让我消化吸收的能力,或者它的技术上有没有设置什么样的壁垒,这对我们来讲是很重要的。

我们整个IT的改造如果失败的话,责任人就是在我们,就是我们对技术的吸收消化有问题,或者对业务的理解有问题。

张一甲:黄总,前面很多嘉宾分享完了之后我们看到一个很明显的关键词就是生态合作,时速云作为一家专注于云原生技术的公司,未来还会采取哪些措施与合作伙伴共赢?

黄启功:我非常赞同喻珺总的观点,我们也输不起,也确实不能输。通过技术来引导市场,包括从最早的容器到DevOps到现在的云原生,我们把这些技术跟客户的需求结合去落地。

黄启功:对于未来如何赋能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我们主要从三点出发,第一点是建立一个适合我们的合作伙伴体系,我们已经梳理好了整个渠道的支持计划,会从技术、市场等方面全方位赋能合作伙伴。第二点就是我们会联合合作伙伴共同打造能够与云原生技术相集成的联合解决方案,比如面向金融的,或者面向大企业的联合解决方案。第三点就是生态,我们会把自己的技术能力,或者对市场前期的一些理解,跟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做一些结合,这次的大会我们邀请了我们的一些客户和合作伙伴一起过来,大家彼此交流一下对云原生发展趋势的一些看法、理念,能够更好的做出未来的产品规划。

拥抱云原生,赋能数字经济

张一甲:最后一个问题,请大家谈谈未来三年关于云原生的战略规划?

黄启功:我们希望用3到5年的时间去落地我们的云原生技术,在赋能数字经济这个背景下,跟客户的一线业务能够实现很好的融合,包括我们整个产品体系的规划,以及我们的服务交付体系,我们希望能够与客户、合作伙伴实现共赢。

周强:面对云原生的发展趋势,蓝灯数据未来3到5年的战略也是非常清晰的,就是面向云原生的最前沿科技,面向中国的经济主战场,帮助中国的各类大甲方们做云原生的再生和重生。

喻珺:对我们来说,未来的3到5年围绕着整个自主创新的全产业链,我们的战略一个是深化云原生的平台和服务,然后生态协同,生态协同其实包括与技术软件,集成商,安全,行业应用的生态协同。另外一个是我们要服务好头部客户,我们认为未来十年一定是云原生的十年,这样的时代我们需要从商业化、全产业链协同的角度去考虑云计算公司在这里面所扮演的角色。

马黎:就我们企业而言,我们希望借助云原生技术来深度实现企业的数字化进程,实现企业IT组织的脱胎换骨。

刘迪:未来我们会以更加积极开放的心态,拥抱云原生的技术,解决我们实际的IT和业务的痛点。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