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速云:打造面向Cloud Native应用的云平台

资本市场的寒冬刚刚已经缓和,伴随着春天的到来,国内以Docker为核心技术的容器云也开始发酵,并在近期隆重举办了新品发布的活动。这家创新企业就是时速云,他们在一年内先后完成天使轮和A轮融资,产品上线不到半年时间,已经拥有超过35000个开发者和企业用户,累计发布了50000个Docker镜像,运行超过了20万个容器。

公有云为立足之本

2014年10月成立的时速云,如今,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也收获了许多用户。时速云是以公有云为切入点,提供CaaS形态的容器服务,主要的客户对象是开发者和中小企业,通过一年多的经验积累后,开始逐步为中大型企业以及行业客户提供私有云的解决方案。从技术上看,时速云打造出面向Cloud Native应用的云平台,帮助企业用户高效、快速、稳定、大量地完成交付工作。

目前,时速云共有三个节点,分别是北京一区、北京二区和杭州区,未来还会在深圳和香港增设节点。时速云联合创始人兼CEO黄启功表示,时速云的立足之本是公有容器云服务,在满足好公有云用户的同时,时速云会将在公有云上积累的技术和运营经验带给企业客户,这是一个以客户需求为驱动的自然演进过程。时速云企业级容器云产品面向的是中大型企业用户。在未来,时速云企业级容器云产品会融入到行业中,通过寻求标杆客户来实现单点突破,然后在行业内规模化。

发布会1

时速云联合创始人兼CEO黄启功

如今,时速云推出了私有容器云产品,也正是满足了许多企业用户对应用部署运行的需求,通过在满足公有云用户需求的同时,时速云把公有云积累的技术经验运用到私有云领域,用以满足不同层次的企业需求。在私有云方面,时速云提供了企业级容器云、持续集成、企业级镜像仓库、镜像安全服务等相关产品。

云原生为什么很重要?

云原生应用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严格的分离应用架构和数据。实现Cloud Native有三个必备要素:容器化封装,动态管理和面向微服务。云原生能帮助企业高效、快速、稳定、大量地完成软件交付工作。在基于Docker的容器云平台,它主要有4个典型的应用场景,包括持续集成、开发运维、微服务架构、以及大数据等。持续集成就是能帮企业快速的交付应用,从以前一个月交付一次,到现在可能是一个礼拜交付一次。开发运维一体化是很好的简化了开发运维环节,比如基于Docker镜像,可以保证环境的一致性等。因为应用的打包特性、高密度,微服务架构和大数据也是容器云的典型的应用场景。

怎么采用云原生方案?

在三年前,Kubernetes正式发布了,Kubernetes是Google开源的容器集群管理系统。它是构建在Docker技术之上,为容器化的应用提供资源调度、部署运行、服务发现、扩容缩容等一整套功能,本质上可看作是基于容器技术的mini-PaaS平台。

时速云是国内第一家基于Kubernetes的容器云平台。黄启功表示,Kubernetes是真正原生的、为容器而生的容器集群管理系统。时速云希望打造的是面向Cloud Native应用的云平台。

在谈到Mesos和Kubernetes的区别时,时速云联合创始人兼CTO王磊告诉记者,这两个技术的支持友好程度不同,此外,Mesos在支持负载时,需要开发者开发调度框架和调度算法,开发成本相对较高,Mesos需要结合其他的开发工具一起使用,组合工具越多出现的问题也就越多,此外,Kubernetes的社区活跃度也比Mesos相对高。

发布会2
时速云联合创始人兼CTO王磊

但是,开源技术也不是完全拿来就可以使用,也需要进行优化,时速云就做了大量的工作。例如,Kubernetes早期版本在规模的支持力度上不够,在1.2版本后,已经可以轻松支持到1000个节点,此外,在调度算法方面,时速云也进行了相关的优化。

“冰激凌”计划

每个技术都有自己的生态圈,每个厂商都要建立生态系统。时速云是基于技术路线,希望与合作伙伴一起去构建生态,无论是在产品、行业、服务以及渠道方面,都能做到融合,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共同探索建设全新的环境。

时速云也发布TenX合作伙伴计划,即“冰激凌”计划。“冰”代表破冰,期望大家可以帮助时速云带来商机,无论最终谁来实施,都会有不同形式的回报;“激”代表激活,通过与行业的专家合作,将专家的专业知识、行业背景、人脉关系与时速云的产品服务技术结合,共同服务行业客户;“凌”代表凌云,通过ISV、SI、行业专家等,基于或融合时速云的产品,打造增值的解决方案。

在问到对合作伙伴的目标时,时速云COO唐日新表示,时速云不看数量,要看效果,不会因为数字而套上枷锁。时速云会聚焦于某些特定的行业和客户,与大家一起共同发现合作机会,类似于全产业链的模式,打造生态系统。

发布会3
时速云COO唐日新

乍一看,以为时速云不给自己压力,其实不然。时速云这样的做法是真正的脚踏实地。唐日新告诉记者,时速云的“冰激凌”计划具有很强的实操性,现在很多企业都在谈生态系统,但是大多都很难落地。“冰激凌”计划是开放的,以价值为导向的计划,是与合作伙伴最直接的结合,并且最终可以产生价值。

如今,国内以容器技术为核心的创业企业已有数家,其中包括处于领先地位的时速云,这是否意味着,在容器云领域,大家的竞争格局已经很明朗了呢?唐日新并不认同,他说,“在容器云领域,还远远没到相互竞争的阶段,容器云市场还是非常巨大的市场,从某种程度上,友商之间是互助的关系,大家一起努力,将容器市场做大”。

原文出自51CTO网站

原文链接:http://cloud.51cto.com/art/201604/508643.ht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